糖酥_TANGSU

佛系写文,更新随缘

正在更新阴魂不散系列,让各位久等了!

透露一下这次题材的原型是公主岭的鬼楼,据说这栋圆楼每到封顶的时候,工人就会从上面掉下来摔死,一直到现在这个废弃的楼都没有封住顶。

传说很邪乎,有兴趣的可以去查查看。

更新时间大概在清明节内,看着晓薛鬼故事过清明节,是不是更有节日气氛了呢?(开玩笑哈哈哈)

【晓薛】一响贪欢(H)

虽说义城人烟稀少、荒野凄凉,但临近春节,仍与繁华的城市一样处处张灯结彩,人人喜笑颜开,鞭炮礼花辞旧岁,一派荣和安康的气象。

春节未到前,必定要做的就是采备年货,晓星尘对此已早有打算。

在今晚晓星尘与薛洋夜猎回来的路上,晓星尘便与薛洋谈起了这件事。

“如今已临近春节,我们偶然在此相聚同居,想必也是一种缘分,我琢磨着想为我们第一年的春节过个好年,明晚若是小友愿意,可与我一同逛夜市采备年货,不知可好?”

薛洋看着晓星尘满脸期许的样子,笑吟吟道:“当然!道长可不能丢下我,倘若我不跟着道长去,小贩欺负道长眼盲看不见,便把红色的都换成绿色紫色的让道长带回家,那家里的颜色该多丰富啊...”

晓星尘被薛洋的俏皮话逗得笑不能言,勉强道:“你又胡言乱语,这里民风淳朴、绣娘技艺高超,怎会干如此偷工减料、不成体统的事....”

薛洋闻言笑而不语,垂下眼睑隐藏住眸中的几分嘲讽之意。

次日傍晚,晓薛两人解决完晚膳后,便一同去往了夜市。

月挂梢头,夜色撩人。整个义城只有这一条小街算是热闹,这里处处挂满了红灯笼,一眼望去皆是红。
讨价还价的争吵声和七嘴八舌的说话声交织在一起,吞噬了夜的宁静。

晓星尘每到一个商铺买东西,薛洋便就在晓星尘的背后盯着小贩,面带冷笑、目露凶光,狠狠地盯着小贩直到廉价售卖才肯善罢甘休;倘若小贩敢给晓星尘卖偷工减料或昂贵的东西,便偷偷拔出降灾,狠戾的威胁着小贩默默的换回和降价,这让小贩们欲哭无泪,都觉得这人能给钱就不错了,占什么小便宜还是保命要紧,薛洋可谓是尽显了流氓本色。

从此以后,义城的人们都知道了盲眼道人身后有一个煞神不能惹,而且更不能惹的就是这位盲眼道长,惹了他你基本就离死期不远了。这也让晓星尘更深层次的感受到了义城人民的“热情友善”,心想这里的确很民风淳朴。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晓薛两人满载而归的回到义庄,开始忙碌起来收拾屋子,晓星尘对义庄进行全面的卫生大扫除,薛洋在墙壁上挂福寿结和贴剪纸,两人又在门头挂红灯笼,最后都办完就差贴春联了。

晓星尘拿出笔墨纸砚,铺在义庄周的石桌上,正准备磨墨,薛洋目中诡光闪动,他迅速把晓星尘按坐在石凳上,在晓星尘耳旁巧言甜笑,恰如撒娇一般,道:“道长~我帮你磨墨好不好,绝对不会给你添麻烦,你认真写字也不会分心,我还能近距离看到道长写字的英姿,你说好不好~”

晓星尘对这样的少年没有办法,无奈道:“记住磨墨要轻而慢,要保持墨的平正,要在砚上垂直地打圈儿,不要斜磨或直推。”薛洋笑着连声答应,至于听没听进去,只有他自己知道。

薛洋磨好墨后,晓星尘拿起笔蘸好墨,只觉笔酣墨饱,提腕便在纸上龙飞凤舞,薛洋抬眸望去,目光一振,书法中的晓星尘不似他平日里的温润儒雅,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道长眉眼如初在一株腊梅树下舞剑,他在树上偷望着他,晓星尘察觉抬头对他一笑,神彩动人。世间万物仿佛都黯然失色,剩下的只有他们二人在静默相对。

就在薛洋走神时,晓星尘已经写好落笔了,察觉到少年的走神,晓星尘羞涩道:“我已经好久没有练字了,再加上眼盲,字迹不好看是不可避免的,让你见笑了....”

薛洋闻言回过神来,连忙从晓星尘的脸上移开转到纸墨上,只见纸上字里行间,很有股子别致的味道,一钩一划,清隽有力。

薛洋不知道什么样的字才是好的,但他觉得道长的字是极好看的,连金光瑶的字跟晓星尘一比都差远了。

“怎么会呢?道长的字好看极了,那些什么大书法家的字都没有道长的好看!”这回是真心实意的夸奖,薛洋如是想到。

晓星尘以为薛洋又在开他玩笑,从容笑道:“你又在唬我....我的字怎能跟书法家相提并论呢?”

薛洋皱眉,开口正欲辩解,晓星尘却突然问他,道:“你可会写字?”

“我自幼丧父丧母,在市井浑水中长大,后偶遇一贵人,习得读书写字,不过说实话字写得不好。”这让薛洋想起来他刚到金麟台被金光瑶强迫学习的那一段日子,一开始学的还有几分有模有样,后来到练字那块薛洋实在是忍受不住,直接撂笔杆子不干了。

晓星尘听闻后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沉默半响,对薛洋温言道:“我来教你吧,正好还有横批没写。”

“道长眼盲,如何教的了我?”薛洋笑吟吟回道。

“你若不嫌,我便能教。”

薛洋闻言,狡黠一笑,滑溜溜的钻入晓星尘的怀里故意的蹭了蹭,惹得晓星尘脸“腾”的一下红了,他又调戏道:“道长,你怎么还不教我啊,难道你想反悔?”

晓星尘的耳尖泛红,支支吾吾道:“不...不是的”,他想着两人同为男子这样并没什么,便压下心里的奇怪,握住薛洋的右手,开始在纸上动笔。

薛洋闻着身后人飘散的兰香味,感受着身后人温热的呼吸和两手相握的暖意,他似乎有些醉了,逐渐看不清纸上的字,只能感受到身后人的存在。





PS:为庆祝晓薛进入热门榜的高速车,含双那啥性、失那啥禁,如若OK,就走评论找链接🚅

为了庆祝晓薛进入同人热门榜,我要飙一发晓薛高速车而且车门焊死你们谁都别想下车!
同志们,让我们继续努力,让晓薛热度更高www

【晓薛】阴魂不散2

·现代AU灵异,晓星尘聚魂转世,洋还是那只洋

第一个故事:不存在的车站

“叮——”电车的门缓慢地打开了,冷冽的寒风扑面而来,直灌入人的衣襟,寒意一路窜到头皮,像针一样刺痛,使晓星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晓星尘并不情愿在这个他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站下车,但直觉告诉他留在车内会更危险。

晓星尘还是下车了,出站后外面夜色微凉,荒无人烟,一片死寂。他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强烈,连忙发起动态:

       明月清风V:我已经下车了,现在停靠在一个叫酆都站的无人车站,但我从来都没听说过这个站名
     
      @拔腿毛的反派:不要下车!!直接坐到终点站!

      @鲁智深般的女子:酆都站...上网查不到该车站的名字。

      @小星星的迷妹:太太,我也查不到酆都站.....

      @缘之空:欢迎po主成为二次元异世界的居民🎉

      @一日就是一天:这故事编得真假,还有弱智当真,呵呵/挥手


看到网友们的回复,晓星尘犹豫了,转身想重回电车,但转头发现后方竟空空如也,根本没有电车的丝毫踪影,晓星尘有些迷茫,自己明明没有听到电车离开的声音,怎会离奇消失的无影无踪...难不成自己关注力全在手机上从而忽视掉电车的情况?

明月清风V:就在我发动态的时候,电车已经开走了,其他的乘客没人下车,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站名确实是叫酆都站没错。[图片]

     @小星星的迷妹:附近没有住家吗?天气很冷多注意一下身体呀。

     @鲁智深一般的女子:po主出站外找计程车吧,虽然我很怀疑在这个时间的无人车站附近是否能够容易的找到计程车...

     @幽灵的雨:酆都站.....各位千万不要去百度酆都城...瑟瑟发抖/挥手

     @拔腿毛的反派:😱woccccc阴...阴曹地府!!!

     @落地成盒:鬼车站,好可怕[点蜡][点蜡][点蜡][点蜡][点蜡][点蜡][点蜡]

     @在下李夫人:天呐好恐怖,快来看@疾风吹胸毛[点蜡][点蜡][点蜡][点蜡][点蜡][点蜡]

     @我就纳闷你们不修仙吗:一首凉凉送给po主[点蜡][点蜡][点蜡][点蜡]

     @一日就是一天:游戏宅?睡一觉你就能回家/狗头

晓星尘出了站外,发现外面跟荒郊野岭没什么差别,一眼望去阴森森的,实在是不可思议的荒凉....

明月清风V:游戏指什么?附近真的什么都没有,只能看得到草塬跟山,计程车估计指望不上了。我该怎么办?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有点毛骨悚然......

     @拔腿毛的反派:总之先报警吧!!

     @鲁智深一般的女子:去找站员或是附近的派出所。

     @小星星的迷妹:试试沿着铁路走回去?

     @人非草木:不论是真是假都应该认真的替po主想办法才是。

晓星尘看到微博上替他着急帮忙想办法的热心网友,心中一阵暖暖的,望着这荒郊野岭,手里禁不住紧握着手机,这是他现在的唯一救命工具....

明月清风V:陷入混乱中没注意到,沿着铁路应该走得回去,我会努力的,谢谢大家的帮忙。就算被认为是假的也没关系,再遇到问题的话还能找各位商量吗?

     @小星星的迷妹:没问题太太,总之小心!

     @人非草木:别走错方向了哦,还有通过隧道时要小心。

     @拔腿毛的反派:没问题,注意手机电量!

     @鲁智深一般的女子:什么都没有的地方手机收得到讯号吗?我认为待在车站不要乱跑会比较好…

     @在下李夫人:寒冷的夜晚,只有独自一人的无人车站,再过一会儿也许电灯就会熄了。

    @糖铺子:铁路更危险呀。等下还会通过隧道不是吗?还是在车站待到天亮会比较好吧。

惨白的月光穿过重重树影在地面上映照出斑驳白迹,脚下幽静凄清的道路散发着湿冷的气息,唯独有一人走在冷风中往隧道方向前进。

晓星尘摸索着走了一阵后,无奈之下打开了手机的照明灯,照亮了前方漆黑的路,瑟瑟的寒风在沥青的道路上呼呼地刮过,吹起了地面上的些许纸片。晓星尘觑及此景,只觉地上的纸片有些眼熟,心道怪异,拍照发起微博。

      明月清风V:或许是我多虑了,这里有许多小小的纸片铺在地上,心里总觉得感觉怪怪的.....[图片]

     @糖铺子:应该是路人扔的垃圾吧,一点公德心都没有。

    @幽灵的雨:如若不是光线问题,那这...这就是黄纸吧!

    @道法自然:po主不是我吓你,我爷爷是懂行的,我把这图给我爷爷看了,地面上的是阴司纸,而且鬼气浓郁,可能已经有“人”在了,你自求多福吧!

    @落地成盒:毛骨悚然!!![点蜡][点蜡][点蜡][点蜡][点蜡]

    @这下李夫人:大晚上的我不敢睡觉了[点蜡][点蜡][点蜡][点蜡][点蜡]

    @疾风吹胸毛:po主一定要平安归来![点蜡][点蜡][点蜡][点蜡][点蜡][点蜡]

    @微微一笑很惊悚:po主你火了,空间观光团在此[图片]

    @一日就是一天:po主如果你还在,你应该会明白,凌晨2点不回家,要么原地等天亮,要么就自杀。

晓星尘的脸色顿时煞白,撒开腿就跑,他的潜意识不断告诉自己向前跑!向前跑!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突然一阵铃铛的当啷声夹杂着呜咽的唢呐声在晓星尘的后方传来,一股阴森森的寒意窜上头顶,冷得汗毛都竖立起来,迫使着晓星尘僵持着动不了,他哆嗦的拿起手机,手抖着打开微博:

     明月清风V:从远方传来唢呐跟铃铛的声音,也许你们会认为我在说谎,但我害怕到不敢动弹。虽然想回去车站但我不敢转身。

    @小星星的迷妹:快跑!千万不要回头!!!

    @人非草木:千万不能回车站,会被带走的。总之先跑到隧道吧!应该就在很近的地方。

    @道法自然:这是在举行丧礼吧。

    @糖铺子:好可怕,po主一定要平安啊QAQQQ

“小朋友,有没有人告诉你一个人在铁道走是很危险的。”从后方传来了苍老沙哑的声音。

晓星尘不敢回头看,他颤抖举着手机,打开拍照系统,从前置摄像头看到后方距离约十公尺的地方隐隐约约出现一个用单脚站着的阿伯,这位阿伯好像注意到晓星尘在用照相机看他,对他露出一个可怖的笑容,一张笑嘴裂到了耳边,露出血淋淋的牙齿。

晓星尘的心咯噔一下,他不敢再看,不顾一切的往前跑,他快速跑进隧道,仍然甩不开后方传来的铃铛唢呐声和单脚鞋面摩擦地面的沙沙声,细细密密的汗珠一点点沁满晓星尘的额头,他已经在这条黑暗的隧道里奔跑很久了,身后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近,晓星尘的脸色极其苍白,他知道他快坚持不下去了,但是光明就在前方。糟糕!!扑通一声,晓星尘的腿软不小心绊倒了,身后的声音要到他背后了!!!

就在这时,晓星尘感受到一双结实的手臂环住了自己,他落入到一个微凉的怀抱里,身后的声音消失不见了,但他却听见这个抱着他的人用低微到几乎要消散在空中的气音在他耳旁喊了声:“道长......”
晓星尘闻言抬头看到一个梳着马尾辫的黑衣青年,一副面孔带着七分俊郎三分稚气,他一动不动的紧盯着晓星尘,一双杏眼似乎红了眼眶。晓星尘不由自主的望进了他的眼里朦胧之间看到了一个白衣玉簪的道人,这一刻仿佛过了千年。

“这位哥哥,迷路吗?我有车可以带你到附近的车站,旁边还有旅馆可以住。”黑衣男子说话甜腻腻的,一笑还露出了一对虎牙,他牵起晓星尘的手就走,似乎有些着急。

不知为何,晓星尘虽然知道贸然跟不认识的可疑人物搭车是不安全的行为,但是眼前这个人给他带来一种熟悉感,有几分亲切,甚至还会觉得无比安心。

走路途中,晓星尘随便发了条微博报平安。

明月清风V:让各位担心了,走出隧道后遇到了一个亲切的人说要开车带我去附近的车站,那里似乎有商务宾馆可以住,真的谢谢你们了,我想我马上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

     @人非草木:那里是哪里?快问下亲切的人那边的地名是什么?

    @幽灵的雨:真的亲切吗?依照惯例说不定很恐怖。

    @这下李夫人:那个人很危险呀!!为什么在这种时间还有人在铁路附近??一定是在处理尸体之类的被po主遇到了!快逃!!

    @小星星的迷妹:他要把小星星带到哪里去!!

    @糖铺子:po主快下车啊!!

    @一日就是一天:现在po主的情况很糟糕,这可能会成为你最后的留言。

晓星尘已经上了车,看到微博的评论心里一咯噔,扭头看向左边开车的人,扯出一个尴尬的笑容,道:“小兄弟,你能告诉我们去的地方叫什么吗?哈..哈哈”

开车的男子看着前方的路,目不斜视并不回应晓星尘,沉默的气氛过了片刻,男子开口了,他冷笑道:“晓星尘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你知道我最讨厌你什么吗?嗬,自以为是道貌岸然,随意轻信他人不知世间险恶,你这不是咎由自取还能是什么?”说完,他就再也不吭声了。

晓星尘不知所措,他觉得这个人像是在跟他赌气似的,佯装生气的样子有些可爱,他笑了笑,温言道:“不是的,我看小兄弟有些面熟亲切,觉得是个可靠的人,听小兄弟的语气,你是不是认识我?我们可能以前见过,请问你的名字是?”

又是一阵沉默,气氛有些压抑,就在晓星尘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薛洋。”

闻言晓星尘的嘴角弧度更上翘了,他看向薛洋的脸,发现薛洋脸色有些沉郁,像是有些难过的样子,他连忙抱歉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冒犯你的,你不要难过。”

薛洋听罢此话,立刻扭头对晓星尘龇牙咧嘴,阴森森的道:“谁难过了?!你最好给薛爷爷我闭嘴,不然我把你扔下车去!”

晓星尘看到薛洋如此,只觉得他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无奈的摇摇头,闭上了嘴。

他们在黑暗的山路里开了很久,晓星尘的手机也已经没电了,他凭自己的感觉到时间已经流逝了大约一个小时,就在他想询问薛洋的时候,前方突然闪现着诡异的蓝火正在向他们的车侵袭过来。

“操****,一群杂碎玩意是活腻歪了,敢抢我薛爷爷的人!”薛洋边骂着不明生物的祖宗八代边眼神示意晓星尘,“快下车!!”

晓星尘连忙拉开车门,薛洋拉着他就往一条狭窄的山道跑,两人十分默契,手拉着手光速一般不顾一切的往前跑,薛洋带着晓星尘边跑边对他吼道:“千万不要回头!拉紧我的手跟着我跑就对了!!”晓星尘握紧薛洋的手,连声答应。

他们疾跑一会来到了一个岔路口,薛洋刹步停下了,他看着晓星尘欲言又止,眼神似乎有几分不舍,他深吸一口,把一个手链放进晓星尘的手掌里紧握好,快速叮嘱道:“后面的路我不能跟你走了,你往左边走,不要害怕也不要回头,我会在你身后会一直看着你的,路到尽头你就能回家了,就当做这是一场梦吧。”语毕,薛洋猛推晓星尘一把,晓星尘有些恍惚,但是他相信薛洋不会骗他,他咬紧牙关快跑起来,呼呼而过的风从他的脸颊刮过,却吹不走他心中莫名的悸动。

前方的光芒越来越明显,黑暗的尽头将是黎明,天亮了。


✘✘✘✘
第一个故事可以当做序言,所以洋哥的戏份少了些,不过后面就多了,毕竟要担心其他鬼抢走男朋友嘛,肯定要贴♂身守护滴啦~~
最后求小天使们点小红心!点小蓝手!多评论!不要白嫖嘛QAQQ

明天再不更新我就是小王八羔子!

【晓薛】阴魂不散

·现代AU灵异,晓星尘聚魂转世,洋还是那只羊
·原著属于秀秀,OOC我的
·情节不严谨,并没有什么逻辑

第一个故事:不存在的车站

晓星尘终于在最后一班的电车开走前赶到了车厢内,他扶着站杆,笑着摇了摇头,气喘吁吁道:“没想到替友人加班竟会到这么晚...”言罢,晓星尘抬头望向车内,发现车厢摆设颇为陈旧,就连手里握着的钢杆都已经锈迹斑斑。
晓星尘对此景象不以为然,毕竟是深夜的末班车,他随便找到一个离门近的位置,便乖巧坐下等待下车时刻的到来。
然而不知过了多久,这辆车始终没有停下来的征兆。
不知为何,晓星尘感到一阵无形的压力,他深吸一口气望向窗外。
车外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受到电车在风中呼啸而过,蔓延的黑暗似乎永无尽头。
晓星尘拿出手机,看了下时间——23:47,从23:25上车到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几分钟,一般车几分钟到一站,为何今天过这么久连一站都未到?
晓星尘百思不得其解,直觉这辆车很不对劲,怀着疑惑,打开微博,发出一条动态:
        明月清风V:也许只是我的错觉,但大家能听我说吗?
因为他是个小有名气的同人画手的缘故,不到一会就有少许人回复他:
       小星星的迷妹:嗷嗷嗷嗷小星星太太发微博啦,我愿洗耳恭听!!
       拔腿毛的反派:究竟发生了何等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使老干部画手大佬深夜密谈,让我们走进午夜八点档...
      鲁智深般的女子:发生什么事了?总之请吧
晓星尘看到网友们插科打诨的言论,不禁嘴角上扬,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不安的情绪也逐渐消散,嗤笑着又发了一条动态:
      明月清风V:我总觉得今天的二路线与往常不同,有些怪异。我23点25分上的车,平常大约只要五分钟就能到站停靠一次,但今天却二十几分钟没有到站,更奇怪的是途中没有遇到任何车站。
     鲁智深般的女子:是有点奇怪呢。那车上还有其他人吗?他们有什么反应?

晓星尘看到这条回复后,放下手机抬眼望向车厢内并打量同车的乘客,察觉车厢内除了他一共有四个人,分别是有着深深黑眼圈、脸色铁青的大叔,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女大学生,面容蜡黄枯瘦、目光呆滞的妇女,妇女旁边静坐着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她把脸紧贴着妇女胸前不曾离开,这四个人都低着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晓星尘对此感到有些奇怪,但想来也都这么晚了,大家困倦也是合理的。

明月清风V:乘客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四个人,但大家似乎都睡着了,我也不好打扰。
      人非草木:这就不好办了,如果是驾驶员发生了癫痫之类的病症就严重了。
     小星星的迷妹:楼上说得有道理,太太先到车头或车尾的车长室看看,去询问一下情况吧!
     道法自然:深夜还是不要坐末班车为好,一切皆有可能....
     玉响:楼上不要吓唬po主,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要拒绝迷信!

电车还是没有要停车的样子,仍然行驶在漆黑的夜里。晓星尘想了想这样也不是办法,不如从善如流大家的意见,去车长室看看。
万万没想到的是车长室的窗户被遮住了,无法看到里面的样子,晓星尘试着想打开门,但门好像被反锁了。晓星尘叹了口气,敲了敲窗户,道:“有人在吗?我是04厢的乘客,想询问一下情况。”语毕,无人回应。“呃...您是否安好?”还是没有任何动静。晓星尘皱眉,担心驾驶员突生意外情况,遂便又重重的敲响窗户。刹那间,除了小女孩外其余三人都齐刷刷的盯向晓星尘,这让晓星尘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羞涩地道起歉来,脸红着走回座位,心想:别人都没有什么反应,我在担心什么...
晓星尘看了会儿微博,一一回复了那些询问他的人,心中的不安已经消散的无影无踪,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
过了片刻,晓星尘隐约觉得车进了隧道,望向隧道内看到的只有黑暗,没有光明,对未知领域的迷茫与恐惧从深邃的黑暗中缠绕着晓星尘,他的心中猛然一阵不安,发起动态:
        明月清风V:车进了一条长长的隧道,但自己平常坐的时候明明没有隧道。
       幽灵的雨:哇,大家不觉得事情的发展开始诡异起来了吗![点蜡]
      落地成盒:[点蜡][点蜡][点蜡]
      李泽言的黑卡:[点蜡]+10086
      小星星的迷妹:楼上点蜡的都是坏人!怎么可以乱诅咒别人,都不会说点好话嘛!
     鲁智深般的女子:po主也许坐错了车,我就经常这样。
     人非草木:po主是不是记错了?可能是你平时坐车时并没有注意到有这个隧道。

晓星尘知道自己绝对不会记错,因为这趟车他是做过很多次的,但他想了想,还是发到:
明月清风V:唉,可能如你们所说,我是记错了或坐错车,我再忍耐看看吧。
就在这时,电车出了隧道,行驶的速度也逐渐缓慢下来,像是要停车的征兆。晓星尘看了眼漆黑的窗外,低头发动态报告情况。那瞬间内,紧贴着玻璃,一闪而过许多扭曲的魅影,只可惜的是晓星尘正低头看着手机,恰巧错过了这个怪异的现象。
日后的他一定会追悔莫及,因为这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部分的终结。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
因为————
“酆都站到了”
沙沙的车站广播突兀的响起女人失真的声音。
“请乘客下车”
沙哑的声音回荡在车厢内。
依偎在妇女怀里的小女孩,转过头看向晓星尘,女孩的正脸是与后面无不一样的马尾辫。

这里糖酥,第一次用老福特发文,格式什么都不太懂,有错误欢迎提出,另外第二章洋洋出没,将上演一出英雄救美(bushi)